我們也有 Google+專頁 地藏禪寺: 生命中難以承受之恩

2012年9月28日 星期五

生命中難以承受之恩

家人連連讚歎恩師厲害,僅僅一張法相,

竟不可思議的降伏了冤親的附身。

我卻深感懺悔,因為這不知要恩師付出多少心血,

徹夜未眠的觀想加持,才能幫助我控制住業力的糾纏。

 

學佛因緣



        談起我的學佛因緣,應追溯至一九九二年九月。那時的我,是個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心中滿是抱負與理想,總希望有朝一日,出人頭地。有一天,下班後,我隨同工作伙伴到一家餐廳聚會,正巧鄰旁有間冷飲店,於是我們一夥人便轉移地點到冷飲店享受一下清涼。

  當大家在高談闊論、嘻戲笑鬧之餘,我不自覺地注意起擺在角落的結緣櫃,那結緣櫃上放了許多贈閱的善書。在眾多善書之中,我帶著一股莫名的恭敬心,拿起了「我與地藏菩薩的因緣」這本書。

  從書中的字裡行間,清楚刻劃了一位地藏行者慈悲眾生的至情大愛,句句深攝我心,我不停的想:「世間怎會有如此不計心血付出的偉大人物?」

  感動之餘,我向店裡的老闆娘進一步詢問,有何機緣能親睹這位法師的法顏。老闆娘很熱心的告訴我,這位法師將在高雄舉辦一場三天的法會,屆時可把握機會前往。當時,內心興起無比歡喜,告訴自己一定要完成這個心願。

  由於自小個性耿直陽剛,不輕易向軟弱低頭,所以在我的記憶中,掉淚的次數不曾超過三次。但就在第一次見到地皎恩師的當下,我的淚水竟不聽使喚的奪眶而出。這種感覺就像自己在驚濤駭浪中,抱牢了一塊可以依靠的浮木,這種踏實的安全感,是我從來未曾感受過的。

    當天法會圓滿後,恩師一一為我們加持香板,並慈悲地為我皈依三寶,要我好好用功。雖然僅是短短二、三句鼓勵的話語,心裡卻十分肯定,我終
於找到生生世世追隨的明師了。


怨親附身



  一九九四年,一天夜裡,大約十點左右,我突然感覺有異物侵入體內,剎那間,那股強勁的力量刺透了我的心窩,硬將兩側肋骨扳開,令我痛苦不,同時臉部也被嚴重扭曲到變形、發青。

  當時,自己就像傀儡木偶般被操縱,一會兒跳、一會兒蹬,活像個乩童,全身皆被控制,幸好我的意識仍然清醒,心裡一直持誦地藏菩薩聖號與滅定業真言,努力與對方溝通,希望能幫助他離苦得樂,自在解脫。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他表明除了地皎法師,誰都無法救度他。此刻,媽媽在一旁焦急的問:「地皎法師是誰?」沒想到這一問,反而更激怒了他,因為他無法接受家人不認識地皎法師這個事實。隨著他憤怒情緒的高漲,我全身抖動得更厲害,連四個男眾壯丁也制伏不了我。

  他一心認定唯有地皎法師能超拔他脫離苦海,所以迫不及待地從我口中唸出高雄地藏禪寺的電話號碼,並立即要求家人必須與地皎法師連絡。當下,哥哥便馬上連繫地藏禪寺的常住師父,懇求常住師父將我的情況報告恩師上人,而家人為了保護我不受傷害,也一再承諾將恭請地皎恩師為他超度。


不可思議的法相



就在一片混亂中,我的腦海靈機一現,突然有個聲音一直催使我:「囝仔!拿起恩師的照片!」旋即家人趕緊找出那張恩師為我皈依時所結緣的法相,覆貼在我的額頭上方,我才鎮定下來。折騰了一個晚上,事情總算平息下來,此時已是凌晨三點。

   行文至此,令我想起多年前,有位馬來西亞佛友,名叫馮燊源。有一次正逢恩師上人前往大馬佛教總會主持地藏八關戒齋法會期間,他在騎機車途中,看到路上有一個東西閃閃發光,不自覺地騎向路旁,深怕壓到那個東西。

  但他心裡禁不住好奇,於是特意將機車停到路旁,等待無車行駛的空檔,迅速將那個會發光的東西拾起來,仔細一看,原來是「我與地藏菩薩的因緣」。後來,他恭恭敬敬地將它拿到大馬佛教總會,準備歸還給恩師上人,而恩師見他一片真誠,便對他說:「它和你有緣,就與你結緣吧!」

  這個事件,讓我連想到家人為何會連連讚歎恩師的厲害,僅僅一張法相,竟不可思議的降伏了怨親的附身。此時,我卻深感懺悔,心想恩師為了將那附身的怨親吊離,不知要付出多少心血,徹夜未眠的觀想加持,才能幫助我控制住怨親債主業力的索討與糾纏。

  此後,每逢法會共修,我一定為怨親債主作超拔的功德,記得有一回我疏忽了,當晚他即出現夢境裡,提醒我千萬別忘了為他作超拔的功德。

  「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有了此次不尋常的經歷,未經世事的我,終於認清業力的可怕,原來累生累劫的怨親債主,一直如影隨形的緊隨著我,若無恩師一柱擎天地扛起我的障礙,並默默發心為他們超度,我焉能如此高枕無憂?


生命中難以承受之恩



恩師上人慈悲救度我,不僅延長我的生命,更賜給我法身慧命,一九九五年,成就了我出家修行的心願。

    恩師為了幫助我們提起道心、淨化習氣,這幾十年來,不但白了髮、駝了背,她的法體與慧命更早已無條件的付諸在我們每一個弟子身上。恩師常常說:「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我身上的一塊肉,只要有一個人出了問題,我就會感覺身體像被割裂一樣痛苦。」

    恩師為了保護我們,在歷經無數的風霜雨雪後,猶然堅毅地說:「這一切都是我應該付出的!」恩師像一把高懸在黑暗裡的火炬,燃盡了所有的光輝,只為照亮眾生迷惘的心扉!

    很懺悔,我們個個都習氣重、業障深,而恩師不但不罣礙,反而鼓勵我們要腳踏實地,好好修行。恩師說:「我不嫌你們笨、業障重,只要大家懂得懺悔,願意淨化習氣,我會珍惜你們如細塵般的善根。」

    當我在恩師座下修行逾七年的歲月裡,愈來愈明白恩師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在為我們造就成佛之因。她怕我們在修行途中,走上冤枉路,所以她總是站在最前線,抵擋遍野荊棘的刺痛,她像一個勇敢的先鋒,為我們開闢了一條坦蕩蕩的菩提大道。

    我常常在想:「恩師與我們並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她為何能不計心血地付出一切?而我們又何德何能來面對這生命中難以承受之恩?」每想至此,感恩與懺悔即佔滿心頭,久久不能自己。


做個和合僧



為了闢造一個清修梵行的和合叢林,恩師非常注重僧團中的相處之道,恩師教導我們每個人,都要做一個和合僧,依循佛陀的教導,修六和敬,配合常住所安排的一切,珍惜常住為我們的付出。從中我更體會到,恩師開示說:「出家人是穿同一件衣、吃同一缽飯、發同一個願」的道理。

  恩師為了籌建苦行林地藏道場,提供社會大眾一處精進用功、懺悔身心的伽藍聖地,她長年累月勤苦奔波,籌措龐大經費。當我們看到恩師為了幫助眾生,費盡苦心,大家都比以往更節儉,衣服破了,補了又補,即使常住發了新的衣服,大家仍然捨不得穿,還是縫縫補補又穿了好幾年。

  恩師不但以最慈悲的心懷,成就我們的法身慧命,在實質的修行生活上,更極度微細的關照我們的色身。所以,平時即為我們補充各種維他命,定期安排中醫療法、研究中醫課程,這無非是希望我們能幫助自己的色身,當來擁有足夠的修行資糧,提起一念道心,懺悔業障,修福修慧。

同時,恩師以身言合一的教導,讓我們了解修行的次第。她教導我們要以懺悔心來歷緣對境修,一方面以「行門」為基礎,廣修福慧;另一方面,配合「止觀」功夫,停止煩惱妄想,開始觀照心地。藉由執事的安排,使僧團的每個人彼此砥礪熏修,降伏心猿意馬的妄心,顯現塵封已久的真心。

  由於恩師這種動靜皆然的啟發方式,使得我們在行住坐臥中,隨處皆可印證佛法的道理,這就是「觀照般若」入手,進而印證「文字般若」,再進入「實相般若」的修行妙法。


修行之路



由於我的專長是建築,目前常住又有多項籌建工程正逐期進行,對恩師上人慈悲成就我將身心供養三寶的機緣,內心充滿感恩。在投入這項執事的過程中,我清楚地感受到恩師為了成就眾生道業的苦心,實非凡人所能承擔。她肩扛一切的困難,一心只為早日完成足讓弟子們安心立命修行的道場,這背後的艱辛困苦,我比一般人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因此,我要求自己在執事上要更盡心盡責,在心性上要更昇華解脫。這個色身再疲累、再困苦,也比不上恩師救度我們所遭受身心之苦的萬分之一。況且,如果不好好把握這個色身,廣修福慧,減輕業障,那將來墮入地獄所遭受的痛苦,更是無法想像。

    「修行是世間無上的福報」,我從恩師平時的慇懃教導中,印證了這句話的真義。在三寶門中的一切作為,無非是利益眾生之事,我們若能以歡喜心、感恩心來面對,自能慢慢減輕無始的業障,增長無量的福慧。

我由衷珍惜恩師賦予我的每一份修福因緣,並以這念真心把持修行的方向,唯願不辜負恩師畢生心血之成就與教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評論聲明
■請遵守佛陀的教誨---五戒十善,請勿謾罵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書櫃作品

最新迴響

【轉載圖文請先徵求同意】 台北地藏禪寺版權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2012 .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