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有 Google+專頁 地藏禪寺: 七月 2016

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共業糾纏的可怕


前言
無常像似迅速而無聲的殺手,不知不覺悄悄到來,身為個案當事人,面對人生的苦空無常,在毫無防備之下措手不及,艱深交集的內心感受,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回首童年,心於恐懼中流轉,過去的成長歲月,心又於痛苦中迴繞,從家園驟變、親人相繼往生到業障相續現前,在這共業牽纏的宿命線裡,我們何其有幸遇到生命中最光亮的一盞明燈、最偉大的一位貴人─悲願深切的地藏行者地皎恩師。
地皎恩師以睿智的慧眼、微細的心懷,洞悉這共業源頭皆來自祖先問題移情別戀,紅杏出牆的外婆帶著媽媽與阿姨改嫁我阿公,以致外公抑鬱而終沒有超生,阿公在二十年後又將外婆前夫(我外公)的女兒(我的媽媽)嫁給他自己的兒子(我爸爸),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將一連串的厄運降臨在這個家,幸而恩師在解開箇中謎題之後,奮不顧身的置身其中,扛擔起我們一家的怨業與共業,祈願藉助佛法力量,幫助祖先的恩怨能在我們這一代就解怨釋結。
木有根,水有源,時值中元時節,更祈願透過本文披露,啟發世人的因果觀念和孝道之本「為亡人做福,如餉遠人,若生人天,增益功德,若處三塗,或在八難,永離眾苦。」發心為祖先做超度做功德,讓祖先的神魂有所依怙,自在解脫,護佑子孫代代安康。
三角習題難分解
如果我爺爺、外公、外婆還在世的話,大概都一百多歲了,在我媽媽三歲時,我外婆就帶著她和剛滿月的阿姨離開了我外公。我也不知道外公、外婆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只是曾聽媽媽說過外婆離開外公的原因是,我外公在外工作不幸發生意外,腳受傷變成了殘疾,外婆就拋棄了不良於行的外公。
我爸爸在他四歲時媽媽就往生了,早逝的奶奶留下兩男兩女給爺爺撫養,爺爺平時忙於農務,我外婆離開外公後就來到我爺爺家幫忙煮飯,後來彼此產生情愫,我外婆就再也沒有回外公家了。
外婆拋棄外公,改嫁給爺爺做續弦,當時我媽媽只有三歲,她長大成人後,爺爺擔心有一天他往生了,外婆的兩個女兒也都出嫁了,爺爺的兒女不會照顧這位後母,為了不讓外婆老來無依無靠,便決定要他的小兒子娶這位從小一起長大,卻異父異母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
其實媽媽內心是不願意嫁給爸爸的,他們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畢竟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但媽媽在猶豫不決的掙扎中無法改變爺爺的決定,最後只好聽從爺爺的安排,留在我外婆身邊,而我爸爸是一位生性木訥敦厚的老實人,更是不敢違逆爺爺的意思。
外婆本來是爺爺的續弦、爸爸的繼母,爺爺是我媽媽的繼父,如今在錯綜複雜的三角關係中又變成了我的「內公」、「內婆」,從此一連串可怕的怨業、共業,便開始像悶燒鍋裡的生食變成熟食一般,慢慢在我們一家人身上積聚。
想想我內婆沒有與外公離婚就背棄外公,嫁給我內公當續弦,從前我們不了解因果,但在聽聞佛法又經地皎恩師慈悲指點迷津之後,才知道內婆這樣的行為因果是很重的。早期年代人們的觀念既傳統又保守,女子應具三從四德,然而很懺悔我內婆卻隨順情慾,深陷其中。外公怎會原諒太太紅杏出牆,他的尊嚴何在?內婆對外公不貞,外公必定對她恨之入骨。外公、內公、內婆之間怨懟結仇的三角習題,成了難分難解的事實,日後更牽連子孫遭受痛苦的果報,誠如經云:「財色於人,人之不捨,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兒舐之,則有割舌之患。」
後來在地皎恩師指示下我們了解到,外公最痛恨的仇人就是我內公,因為內公娶了外婆,離他眷屬,成就了一切的怨懟;內公又將外公的女兒(我媽媽)嫁給他自己的兒子(我爸爸),這對外公來說又會是什麼樣的心境?上一代的恩怨,就在爸媽結為夫婦的時刻遷怒到第二代,後來即使外公往生了,他內心的怨恨依舊難以撫平,這樣的結局,讓因果加深、共業加重,更延續到第三代子孫的身上。
夢魘驚魂夜難醒
爸、媽為了生兒子,生了七個小孩才好不容易生了兩個兒子。記得小時候爸媽房間的那張紅木床雖然很大又寬敞,卻容納不下我們一家人,因此我們七個兄弟姊妹都得輪流跟內婆一起睡覺;每次進去內婆的房間總覺得陰森森,令人毛骨悚然,每到晚上就開始輾轉難眠,希望趕快天亮,因為常覺得裡面有鬼;半夜內婆房間裡的燈泡常會忽明忽滅,沒人開,燈會突然亮,沒人關,燈會自己暗;我睡在內婆的房間,每到夜裡驚醒,深覺空氣就此凝結,我總是希望黑夜消逝,黎明趕快到來,而且我總覺得有人就站在床頭,那種恐懼的感覺,就好像遇到死神,心臟即將停止。每次我睡在內婆房間都要將被子蓋滿整個頭,心想這樣才不會被鬼抓走。
不只是我,我大姐也有同樣的經驗記憶中,大姊只要去內婆的房間就經常睡不好,到半夜就會醒來,好幾次都看到衣櫥裡有人伸出雙手和她玩,用手指頭跟她玩數字遊戲,比1、2、3、4、5、6、7、8、9、10的數字,還用手指頭數來數去、比來比去,又跟她玩剪刀、石頭、布的猜拳遊戲,但始終不見人影。那時大姊還在讀小學,尚不懂事,但大姊內心不禁感到疑惑,那雙在夜裡逗她玩的手,究竟是誰的手?時間流轉,大姊漸漸長大,每每回想兒時的情景就越覺得害怕。
內婆的房間裡有一面大銅鏡,大姊睡到半夜也曾看見身穿長袍、頭戴古帽的人影現身照這面銅鏡,然後又從鏡前飄忽走過。這人影不知從哪裡跑來,一會兒又不見形影,深夜裡怎麼發生這麼怪異的事?實在是讓我們感到非常心驚膽跳。
媽媽也曾經半夜在夢魘中呻吟,睡在旁邊的我們急忙喚醒她,媽媽說有一股力量壓住她的身體,讓她無法動彈。家裡每個孩子在童年到少年的那段歲月,也都曾經遇到同樣的經驗睡到半夜,身體被無形的力量壓迫,四肢無法動彈,痛苦難眠。
大弟在高中時代,大約將近半年的時間每天睡到凌晨一點多,就會有一個彎著腰、拄著拐杖的老頭走進他的房間,在床頭摸他的頭,深沉清冷地呼叫著大弟的名字,一陣深沉恐怖的聲音之後,隨即又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的身體壓住,迫使他全身上下無法動彈。每天一到深夜這位老人家就會來找大弟,叫他的名字,摸他的頭,壓他的身子,同樣的事每天都會發生在他身上。夜闌人靜,人們進入酣睡夢鄉,但對大弟而言,深夜裡那種驚駭恐懼的心境,正是最大的無形壓力,迫使他身心無法安寧。大弟整整煎熬了半年多,直到一天聽聞佛法的因緣成熟,皈依了地藏菩薩和地皎恩師,可怕的夢魘才逐漸消失!
家裡一直有養狗的習慣,記憶中我們所住的那棟三合院農宅一到天暗,家中的狗就會在門前吹狗雷。眼見屋內屋外並無外人走動,只有我們家人,也不知道牠究竟是在對誰狂吠,於是我們就催促牠不要再亂叫,可是牠還是一直叫個不停;我們也曾經在半夜依稀聽到從客廳傳來陣陣的腳步聲或嘆息聲「唉……!唉……!」,但卻始終不見人影。回憶童年的歲月,我們在不安與害怕中度過,因為我們都覺得家裡有鬼,讓我們這些孩子深感恐怖!

訣別千古悟無常
後來家裡又陸續發生許多事情,內婆五十多歲雙眼就因為嚴重白內障而失明,看了許多醫生但都治不好,七十幾歲就癱瘓在床,吃、喝、拉、撒都要人照料,長年受苦病折磨,八十五歲才往生;內婆往生兩年後,我爸爸也因為罹患肝癌,六十五歲往生了。
內公往生後將那棟三合院農宅留一半給爸爸,從爸媽小時候到我們這一代,一直都住在這棟三合院的平房裡,小弟成家後,原打算利用農地上的一小塊空地蓋房子。那麼多年來終於快要有一間像樣的房子了,所以爸爸很高興,幾乎每天都到工地前後關照,希望新屋能早日完工,但不幸的是爸爸在建屋過程中生病了,不能再去看他的新房子了。我們一直希望能孝順爸爸,讓爸爸有一天能住進新屋,圓滿他多年的心願,但眼看新屋就將要完工,遺憾的是爸爸已經走了,再也看不到新房子了。
新屋落成那天,親戚們都說爸爸就這麼走了,實在是很可惜,怎麼那麼沒有福份,就是沒有福報,所以新房子蓋好自己也住不到。聽他們這麼說,我內心很不是滋味,有許多感觸……,人在業力牽引下有很多的無奈,生命中有許多事不能一廂情願,想想爸爸最無辜了,當年他無法為自己的終身大事做選擇,一切悉聽內公安排,也因此讓兒女受累。到底是什麼樣的業因導致這樣的業果?
連天霜雪仍然不斷落在我們家,爸爸往生兩年後,小弟也因癌症往生,他所蓋的房子還住不到兩年的光景,如今空蕩冷清的新屋只住著媽媽、弟媳和小孫女,而其他兄弟姊妹都已成家,各奔東西,這麼大的房子只住三個人,爸爸和小弟都住不到了。
小弟生病時家裡又接連發生了棘手的財務問題,爸爸往生後,將內公留給他的祖田又遺留給我們這些孩子,這些田地也被人巧取豪奪,偷偷輾轉變賣,同時間他人又以不法手段詐騙錢財,幾乎讓我們每個孩子都背負了債務。家園驟變障礙現前,經濟危機難以紓困,一家陷入愁雲慘霧,連生病的小弟也受到拖累,在接受治療的同時也飽受身心的壓力,更負荷了能力所不及的債務;小弟受內煎外迫的傷害,原以為治療後可以讓病情暫時控制,但在諸事勞擾、共業交相現前的情況下,無法放鬆心緒,憂慮的心情更加重病情,最後癌細胞擴散至肝臟,與爸爸一樣都因肝癌往生,結束了他二十七歲短暫的生命。
小弟是爸、媽求很久才求到的兒子,論長相,他是我們七個孩子中長得最像爸爸的人,老實木訥的個性,更是簡直如出一轍,但何以他跟我們的因緣那麼短暫?小弟的死留給我們很深的遺憾,一個堂堂年輕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的未來充滿了希望與理想,卻如泡影般永遠消失了,實在是令人惋惜。媽媽只要想到他走得那麼突然,心中的悲痛與酸楚便油然生起,唯一感到安慰的就是,小弟在地藏菩薩加被和地皎恩師幫助下,臨命終時一直看著地藏菩薩的聖像,並在常住師父助念之下,意識清楚的跟著一起念佛,走得很安祥,有得到善終;往生後地皎恩師又非常用心的幫助他,為他立超度牌位,並持續迴向一切功德,幫助他得生善處,投胎到人道的佛化家庭,這一切都要感念恩師的慇懃救度。
人生無常,事事難料,人生的萬般求不得苦、小弟的往生和家中頻頻發生的障礙,著實令人百思莫解,難道這就是宿命?幾經思量,我們開始想起被遺忘多年的外公,因為小弟生病時有看得懂的人跟我們說:「你們家的祖先有問題,有祖先跟著弟弟,會把子子孫孫帶走。」莫非是我們家欠外公的債,外公想報復,不讓爸爸、弟弟達成心願,所以硬將他們帶走?一線靈光乍現,於是我們將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向地皎恩師詳細陳述,經恩師慈悲指示,才知道家中相繼發生的障礙,我們壓根想不到都跟外公有關,從前家裡遊蕩不散的冤魂,竟然就是我外公,因為外公的瞋恨心很重,死不得安寧,難怪只要一到晚上外公出現,家中的狗就會一直吹狗雷,他每次回來家裡總沒有好事發生。
地皎恩師觀想我外公一直放不下這段恩怨,含恨而死,沒有超生,加上我們這些孩子的長相都遺傳到爸爸,一點也不像外公,外公看了更生氣,一念之瞋迫使他尋仇的心千般為惡,便折磨我們一家人,要將子孫一個個抓走。我們家人當中,外公最氣恨的人就是內公,其次是爸爸,而小弟的長相和個性又最像爸爸,所以外公先帶走爸爸,也一同帶走了小弟,同時也障礙內公留給子孫的田地,讓子孫得不到、守不住。
地皎恩師又說道,外公的心很矛盾,明明是自己的女兒,卻嫁給仇人的兒子,明明是自己的子孫,卻偏偏是仇家的後代,所以他會找我們發洩內心的怨氣,致使過去我們都曾經遭遇身體被無形的力量壓迫而無法翻動的夢魘;眼看自己的孫女那麼小又很可愛,內心自然流露一份對孫女的愛,想逗逗孫女,所以才會跟大姊玩剪刀、石頭、布的遊戲,但隨即想到她是仇家的孩子,又痛恨不已,伸出來的一雙手本來是要抓人報仇的,但看到小孫女這麼可愛,又下不了手,只好跟孫女玩猜拳;外公在愛恨交織的矛盾心理下要我們家絕後,所以家中的兩個兒子從小就很多障礙,外公大約有半年的時間每天晚上都來找大弟,看是自己的孫子,就想用手摸他的頭,但又想到那是仇人的孩子,一股愛之深、恨之更深的情緒,又讓他恨不得置大弟於死地,所以又用手去壓他,將他擾亂得無法安寧。恩師說那時候大弟本來會有車劫,因為當時外公就想抓走大弟。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真的是禍延子孫,幸而我們得遇地皎恩師,在我們面對怨業、共業的可怕還懵懂無知時,就不斷幫助我們,更慈悲加持大弟突破好幾個障礙,逃脫許多次車劫。
飲水思源認歸宗
外公是一個被世遺忘的人,三十歲就妻離子散,他往後的人生不知如何度過?究竟是誰在照料他?自內婆一別外公後就不曾談起外公,媽媽對自己的生父也一無所知,當然身為第三代的我們也就未曾想過要探尋外公的一切。我們的人生過程並沒有外公的存在,也感受不到他對子孫有絲毫重要,更未曾將心比心地想過我們家族對他的一切虧欠。我們不知道外公的名字,他究竟在世間活了多久?他在我們的生命中就像一個空洞陌生的謎,只知道內婆離開外公時媽媽只有三歲,媽媽十二歲那年曾經從別人口中聽到外公往生的口信,當時內婆本來想帶媽媽回去奔喪,但被內公阻止。若以世俗倫常,人往生妻兒應隨侍在側,但外公去世時妻兒都不在身旁,也沒有回去奔喪,想必外公內心一定留下許多放不下的執著與罣礙。
過去我們將上一代的事當成故事在聽,如今經由恩師慈悲指示,終於真相大白,多年來蘊釀積壓於外公內心的瞋心恨意,已經引發非常嚴重的共業問題,外公的冤魂一直圍繞在我們身邊,毫不留情的要將我們一個個帶走,幸而地皎恩師悲心深切,不忍見我們為上一代的恩怨而折磨痛苦,在恐懼不安的歲月中煎熬度過,又想到一個家庭如果有先亡者沒有解脫,很容易導致這個家庭家道中落、障礙現前,為了將我們家的共業鎖鏈暫時控制,不要再牽連到世世代代,特別發心在地藏禪寺為外公、內公、內婆、爸爸和弟弟立下超度牌位,又於每一壇卅二壇梁皇超度法會中為大弟做超拔怨親債主的大總壇功德,帶領一百多位常住師父用功,為我們家誦經、禮懺、持咒,消災祈福,幫助大弟逃過許多次的車劫、死劫。
地皎恩師為了超度我外公,替他觀相懺悔,要我拿外公的相片,然而我們身邊沒有外公的相片,也不知道外公其他親人的下落,人海茫茫何處尋找呢?
我們開始透過片段片段渺茫的訊息,打聽有關外公當年的一切與住處,感恩地皎恩師為外公超度的功德因緣,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某年九月我們終於找到了外公的親人。我帶著媽媽來到了外公的三弟家,我媽媽見到一位闊別六十多年的堂弟,並從這位堂弟口中得知了一些外公的訊息。
外公有四個兄弟,排行老二,殘疾之後一直住在三弟家,生活起居都由三弟和弟媳照料。外公因為妻離子散而抑鬱成疾,遭受病苦折磨好幾年,四十歲終於往生。我表舅又談到,他自己的父親(外公的三弟)八年前往生,母親(外公的弟媳)也在前年往生,他們生前經常提起,外公有個女兒(我媽媽)從小就送人了,也不知道是送給誰家當孩子?他的父母很想見她卻不知道人在哪裡?父母親在世就經常惦念著二伯(外公)的女兒,母親前年往生時還一直念著此事,不知二伯的女兒什麼時候才會回來認祖歸宗,他說:「你們為什麼事隔這麼多年才回來,看到你們回來,我也替二伯和我的父母感到高興。」
(從前內婆曾經跟媽媽說過,她離開外公時,我阿姨剛滿月,並沒有入外公家的戶口,所以外公那邊的族人並不知道還有阿姨這個孩子,也因此表舅他們都認為媽媽是外公唯一的小孩。)
人不能忘本,有外公才有我們子孫,人要懂得飲水思源,不能忘了祖恩,然而萬分懺悔,是地皎恩師慈悲幫助外公,我們才開始懂得要尋根。我帶著媽媽回到她闊別六十多年的出生地,是那麼的人生地疏,難以描述的心情,悲欣交集,深感懺悔。媽媽面對生父那邊的親人,在他們探尋來意時許多難言的事一時無法啟齒,只說因為孩子們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外公,想看看他生前的長相,也想拿他的相片,要為他超度。表舅告知我們外公遺骨安厝的地方,於是媽媽、我和大弟終於在當年十月來到了外公的靈堂前祭拜。恩師告訴我們,向外公上香時要虔誠代替內婆向外公懺悔,當年內婆將外公拋棄,如今內公、內婆也都離開世間了,冤冤相報何時了,請求外公原諒內婆一時糊塗,也原諒我們這些子孫,至心稱念「南無地藏菩薩」之聖號,仗一切功德,得生善處!
愛慾之火逆風行
外公、內公、內婆之間一段失誤的行程,差點造成我們家世世代代無法追回的遺憾,幸而地皎恩師慧炬照世間、悲願化紅塵,大刀闊斧將這段深藏甕底的陳年舊怨打開,在豁然開朗的陽光下曝曬蒸發,讓我們能在十方諸佛菩薩、大願地藏菩薩慈悲護佑之下,暫時解脫業障的纏縛,趨近光明,迎向希望。
親身經歷了外公、內公和內婆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三角習題所引發的怨業折磨和共業糾纏,我在此奉勸世人,夫妻本是同林鳥,應當彼此信賴,互相尊重,從一而終,白頭偕老,然而現今社會倫理脫序,夫妻之間常因情愛慾望而喪失理智,做出背道而馳、違反倫常的錯誤決定,殊不知愛慾之火猶如執炬,逆風而行必有燒手之患,就像我內婆當年一時被愛慾沖昏頭,拋家棄夫,其嚴重果報不僅現世禍延子孫,留遺憾給世間,更為當來種下暗無天日、永無出期的地獄種子。
尤其地皎恩師從她三十餘年發心幫助眾生個案的過程中發現,女眾天生福慧比男眾淺薄,業障比男眾深重,男眾造業,用情不專,因為有一些福力抵擋,障礙不會那麼快現前,而且傳統的父系社會價值觀念也隨時接納他們回頭靠岸,但女眾因為業障深重,一旦失了貞節,除了障礙會比較快現前,更難逃社會道德觀念的嚴厲批判,這才是像刺青一樣,為自己烙下終身無法洗清的心靈烙痕,將自己戴上永遠不能卸除的精神枷鎖,這種兵敗如山倒的代價,實在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
「家庭」是社會關係的開始、人生幸福的泉源、社會安定的磐石,而「母親」的母性形象在世人的心目中,更代表一股堅持守護的精神,是一切有情眾生內心深處一份美好的「共同記憶」,所以母親的背離,將嚴重打擊世人的信心,破碎的家庭,將成為人一生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更是國家社會沉重不堪的包袱。祈願天下夫妻都能以我們家祖先的案例為借鏡,以智慧劍斬情絲網,切莫縱情肆意,讓貪欲的習氣矇蔽真心,珍惜把握最初決定彼此攜手那一刻的一念真心,不因日後對方美、醜、好、壞而改變初衷,移情別戀,始亂終棄,終至走上不歸路。
若將我內婆用短暫快樂換來永遠痛苦的慘痛教訓,呼應地皎恩師力倡三十餘年佛化婚禮、佛化胎教、佛化家庭的「三相佛化」,我們不禁對恩師所提倡的「三相佛化」深加感恩讚歎,這種一家人彼此結清淨之緣、解脫之愛的殊勝功德,淡薄人情,提昇道情,父慈子孝,夫唱婦隨,彼此忠貞,克盡孝道,才是淨化世間、安定人心、健全社會、保護國家最堅實的力量。
感恩心情溢言表
感念地皎恩師為我外公做了一樁功德,多年來被妻子拋棄、被兒孫遺忘的外公,終於能夠出氣伸冤了。恩師為了幫助外公,又在國父紀念館的「前因後果」佛學講座中給我機會上台做法供,教化世人世間有鬼魂、有因果。那天我滿懷懺悔的感恩心,站在台上陳述這段百年冤業,事後才知在我講述個案的當下,恩師一直替內公、內婆和我們一家人向外公求哀懺悔,祈求解怨釋結;恩師沉重懺悔的心不斷向外公呼喚,愛河千尺浪,苦海萬重波,冤可解仇不可結,畢竟你的子孫都很乖巧正當,而且也都是無辜的,如今也被你帶走了,希望你原諒這些子孫吧!
不可思議,外公聽到了恩師的呼喚,也相應了恩師虔誠的慈心悲願,懺心悔意一生起,當下心就變柔和了。此時大台北藍天白雲的晴空,唯獨國父紀念館的上空被一片烏雲籠罩,下起一場滂沱大雨,彷似外公不甘願、不解脫的心在悲啼哭泣,那場及時雨正是外公潸然流下的淚雨!
真的很懺悔,上一代的恩怨真的很可怕,禍延子孫,讓我們飽受痛苦,幾乎被逼到絕境,那種苦有口難言,所幸天無絕人之路,讓我們遇到慈悲偉大的地皎恩師。恩師是我們生命的轉捩點,只有她最瞭解我們的困境,恩師滿懷悲心在十方諸佛菩薩、南無大願地藏菩薩座前替我們一家求哀懺悔,感念恩師伸出菩薩的手,牽引我們走過最艱辛的日子,並教導我們用功懺悔的方法,每天恭誦地藏經、持念地藏菩薩聖號、滅定業真言、把握因緣回禪寺參加共修法會,這麼長時間以來家裡的障礙雖然一一現前,但在恩師帶領常住師父幫助之下已逐漸化小減輕。
過去我們曾經為了未能守住內公留下的祖業,極度感到難平不捨,更覺得對不起祖宗,如今在恩師慈悲教化之下,我們已慢慢釋懷,世間沒有一樣永遠屬於我們的東西,因緣有時終須有,因緣無時莫強求,畢竟我們也不曾在那塊祖田上盡過半份心力,唯願隨緣消舊業,將一切交付因果處理,提起一念懇切的懺悔心,懺悔得清淨,懺悔得安樂,切莫在現前的惡業中怨天尤人,又種下當來的惡因。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感恩地皎恩師教導我們謹慎看待生死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漸漸輪到我,祖先這段百年冤業所招感的一切,在在都引發我體會無常,萬物皆有緣起緣滅的敗壞之相,當真心懺悔,努力修福,延續慧命,仗此功德,才是對過往親人最大的幫助。
編按:
梁皇寶懺云:「六親眷屬,皆是我等三世怨根,一切怨懟,皆從親起,若無有親,亦無有怨,若能離親,即是離怨。」眾生對『情』有種種的堅執不捨,父母有父母的情,夫妻有夫妻的情,子女有子女的情,尤其凡六親眷屬從過去到現在,都曾經同吃一隻雞、一條魚,彼此之間必然牽繫著糾纏難解的共業,如果沒有將人情疏導昇華,這份『情』往往會在共業現前時變成怨懟,致使六親眷屬反成怨親債主。所以『情』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情』是一種無明,是眾生無始以來的根本煩惱,會使人產生執著,使人因情生恨,因情變怨,因情成仇,恩恩怨怨何時休?唯有以清淨心守護善念,淡薄人情,提昇道情,結清淨的緣、解脫的愛,方能在「所作業不亡」的因緣法中暫離業力的追緝、超脫共業的糾纏,繼而把握業障暫離二分、一分乃至半分的時間空間,懺悔業障,培福修慧,以祈延長生命、延續慧命。
偉大的世尊教化世人要了生脫死,『了生』,就是要了解生命的緣起,了知人一生因緣際遇的來龍去脈,透徹「過去因,現在果,現在因,未來果」的三世因果,用因果的筆來記錄生命,謹言慎行,因「知足」而停止製造惡因,因「感恩」而以好的心態勇敢面對果報,因「懺悔」而淨化習氣,只有對生命的因緣、生命的過程都能明白透徹的了知,才能為一生的業、滿身的罪解怨釋結,才能有『脫死』的幾許把握!
花開花落,皆有定時,月缺月圓,因果相隨,世間一切生滅法相皆不離因果,在執著中堅持不捨,會讓本來的執著變得更執著,所以莫在「過去」中過不去,要懺悔,要放下。
「地藏慈訊」編輯小組祈願仰止地藏菩薩的慈心護祐和地皎恩師的悲願加持,在個案當事人聲聲求哀懺悔中,早日撥開外公執著瞋恨的心,化解他和當事者一家人的怨懟,讓它還天、還地、還虛空,在天之際黑夜將逝,黎明到來,仰首晴空,海闊天高,浪滔滔的塵事恩怨伴隨潮湧濤聲,浪花潮來潮去,消失在海天之際,也將此怨懟恩怨化成無生、無相、無息。更祈願藉由這樁因果實例,啟發世人「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的警悟,人人行大懺悔,精進勤修,了生脫死,得大自在。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2016農曆七月初一 中元大普渡 地藏禪寺舉辦千佛洪名寶懺大法會 地皎導師 覺光法師主持


◎法會日期:201682(二) ~ 87()
◎法會內容:
82(星期二) 晚上6:50
開禮千佛洪名寶懺

83(星期三) 農曆七月初一 晚上6:50
禮拜千佛洪名寶懺、普放大蒙山施食

84(星期四) 晚上6:50
禮拜千佛洪名寶懺

85(星期五) 晚上6:50
禮拜千佛洪名寶懺

86(星期六) 上午8:30
恭誦地藏經、禮拜千佛洪名寶懺

87(星期日) 上午8:30
千佛洪名寶懺圓滿、盂蘭盆供法會、普放大蒙山施食

◎法會地點:台北地藏禪寺暨全球地藏道場
◎聯絡電話:
 台北(02)2810-0237 
 台中(04)2239-7013(04)2239-5625
 高雄(07)343-4811
 花蓮(03)833-6036

即日起歡迎報名參加
E-MAILtaipei.diza@msa.hinet.nettaipei.diza@dizapusa.org.tw

法會敬設:千佛大願功德主、千佛福慧功德主、千佛吉祥功德主、千佛懺燈、吉祥齋主、大普施功德主、全家消災、超度祖先、超拔冤親

敬邀諸位踴躍報名參加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20160716~0717--花蓮祥德寺【敬香朝山大活動】




▌日期:2016716()717()
▌地點:花蓮祥德寺
▌聯絡電話:
 台北 (02) 2810-0237
 花蓮 (03) 833-7247
 台中 (04) 2239-7013(04) 2239-5625
 高雄 (07) 343-4811
 
功德殊勝,祈願諸位大德珍惜法緣,踴躍參加,同霑法喜!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2016.07.09台北地藏禪寺舉辦【兒童八關齋】

日期:201679日(星期六)
時間:全天活動 早上8:30開始
內容:恭誦父母恩重難報經、佛典故事(有獎徵答)等
地點:台北地藏禪寺
聯絡電話:(02)2810-0237
歡迎家長來電洽詢、為孩子報名參加

書櫃作品

最新迴響

【轉載圖文請先徵求同意】 台北地藏禪寺版權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2012 . 技術提供:Blogger.